浣溪沙·游蘄水清泉寺

作者: 清代    蘇軾


游蘄水清泉寺,寺臨蘭溪,溪水西流。


山下蘭芽短浸溪,松間沙路凈無泥,瀟瀟暮雨子規啼。(瀟瀟一作:蕭蕭)
誰道人生無再少?門前流水尚能西!休將白發唱黃雞。




重過閶門萬事非。同來何事不同歸。梧桐半死清霜后,頭白鴛鴦失伴飛。
原上草,露初晞。舊棲新垅兩依依??沾才P聽南窗雨,誰復挑燈夜補衣。


簌簌衣巾落棗花,村南村北響繅車,牛衣古柳賣黃瓜。(一作繰車)
酒困路長惟欲睡,日高人渴漫思茶。敲門試問野人家。

yóu qí shuǐ qīng quán sì ,sì lín lán xī ,xī shuǐ xī liú 。游蘄水清泉寺,寺臨蘭溪,溪水西流。
shān xià lán yá duǎn jìn xī ,sōng jiān shā lù jìng wú ní ,xiāo xiāo mù yǔ zǐ guī tí 。(xiāo xiāo yī zuò :xiāo xiāo )山下蘭芽短浸溪,松間沙路凈無泥,瀟瀟暮雨子規啼。(瀟瀟 一作:蕭蕭)
shuí dào rén shēng wú zài shǎo ?mén qián liú shuǐ shàng néng xī !xiū jiāng bái fā chàng huáng jī 。誰道人生無再少?門前流水尚能西!休將白發唱黃雞。
zhòng guò chāng mén wàn shì fēi 。tóng lái hé shì bú tóng guī 。wú tóng bàn sǐ qīng shuāng hòu ,tóu bái yuān yāng shī bàn fēi 。 重過閶門萬事非。同來何事不同歸。梧桐半死清霜后,頭白鴛鴦失伴飛。
yuán shàng cǎo ,lù chū xī 。jiù qī xīn lǒng liǎng yī yī 。kōng chuáng wò tīng nán chuāng yǔ ,shuí fù tiāo dēng yè bǔ yī 。原上草,露初晞。舊棲新垅兩依依??沾才P聽南窗雨,誰復挑燈夜補衣。
sù sù yī jīn luò zǎo huā ,cūn nán cūn běi xiǎng sāo chē ,niú yī gǔ liǔ mài huáng guā 。(yī zuò qiāo chē )簌簌衣巾落棗花,村南村北響繅車,牛衣古柳賣黃瓜。(一作 繰車)
jiǔ kùn lù zhǎng wéi yù shuì ,rì gāo rén kě màn sī chá 。qiāo mén shì wèn yě rén jiā 。酒困路長惟欲睡,日高人渴漫思茶。敲門試問野人家。

提示:拼音為程序生成,因此多音字的拼音可能不準確。

浣溪沙·游蘄水清泉寺作者: 蘇軾

簡介 詩詞 蘇軾

蘇軾,(1037年1月8日-1101年8月24日)字子瞻、和仲,號鐵冠道人、東坡居士,世稱蘇東坡、蘇仙,漢族,眉州眉山(四川省眉山市)人,祖籍河北欒城,北宋著名文學家、書法家、畫家,歷史治水名人。蘇軾是北宋中期文壇領袖,在詩、詞、散文、書、畫等方面取得很高成就。文縱橫恣肆;詩題材廣闊,清新豪健,善用夸張比喻,獨具風格,與黃庭堅并稱“蘇黃”;詞開豪放一派,與辛棄疾同是豪放派代表,并稱“蘇辛”;散文著述宏富,豪放自如,與歐陽修并稱“歐蘇”,為“唐宋八大家”之一。蘇軾善書,“宋四家”之一;擅長文人畫,尤擅墨竹、怪石、枯木等。與韓愈、柳宗元和歐陽修合稱“千古文章四大家”。作品有《東坡七集》《東坡易傳》《東坡樂府》《瀟湘竹石圖卷》《古木怪石圖卷》等。

浣溪沙·游蘄水清泉寺譯文

山下蘭芽短浸溪,松間沙路凈無泥,瀟瀟暮雨子規啼。(瀟瀟 一作:蕭蕭)
游玩蘄水的清泉寺,寺廟在蘭溪的旁邊,溪水向西流淌。山腳下剛生長出來的幼芽浸泡在溪水中,松林間的沙路被雨水沖洗的一塵不染,傍晚,下起了小雨,布谷鳥的叫聲從松林中傳出。

誰道人生無再少?門前流水尚能西!休將白發唱黃雞。
誰說人生就不能再回到少年時期? 門前的溪水還能向西邊流淌!不要在老年感嘆時光的飛逝??!

重過閶門萬事非。同來何事不同歸。梧桐半死清霜后,頭白鴛鴦失伴飛。
再次來到蘇州,只覺得萬事皆非。曾與我同來的妻子為何不能與我同歸呢?我好像是遭到霜打的梧桐,半生半死;又似白頭失伴的鴛鴦,孤獨倦飛。

原上草,露初晞。舊棲新垅兩依依??沾才P聽南窗雨,誰復挑燈夜補衣。
原野上,綠草上的露珠剛剛被曬干。我流連于舊日同棲的居室,又徘徊于壟上的新墳。躺在空蕩蕩的床上,聽著窗外的凄風苦雨,平添幾多愁緒。今后還有誰再為我深夜挑燈縫補衣衫!

1、陸林編注 宋詞 北京 :北京師范大學出版社 ,1992 :74-75
2、李靜 等 唐詩宋詞鑒賞大全集 北京 :華文出版社 ,2009 :253
1、李靜 等唐詩宋詞鑒賞大全集北京:華文出版社,2009:275-276

浣溪沙·游蘄水清泉寺注釋

山下蘭芽短浸(jìn)溪,松間沙路凈無泥,瀟瀟(xiāo)暮雨子規啼。
(瀟瀟 一作:蕭蕭)
蘄(qí)水:縣名,今湖北浠水縣。
浸:泡在水中。
蕭蕭:形容雨聲。
子規:杜鵑,又叫杜宇、 布谷、子規、望帝、蜀鳥等。

誰道人生無再少?門前流水尚能西!休將白發唱黃雞。

無再少:不能回到少年時代。
白發:老年。
唱黃雞:感慨時光的流逝。
因黃雞可以報曉,表示時光的流逝。

游蘄水清泉寺,寺臨蘭溪,溪水西流。

山下蘭芽短浸溪,松間沙路凈無泥,瀟瀟暮雨子規啼。
(瀟瀟 一作:蕭蕭)
誰道人生無再少?門前流水尚能西!休將白發唱黃雞。

  東坡為人胸襟坦蕩曠達,善于因緣自適。
他因詩中有所謂“譏諷朝廷”語,被羅織罪名入獄,“烏臺詩案”過后,于公元1080年(元豐三年)二月貶到黃州。
初時雖也吟過“飲中真味老更濃,醉里狂言醒可怕”(《定惠院寓居月夜偶出》)那樣惴惴不安的詩句,但當生活安頓下來之后,樵夫野老的幫助,親朋故舊的關心,州郡長官的禮遇,山川風物的吸引,促使他撥開眼前的陰霾,敞開了超曠爽朗的心扉。
這首樂觀的呼喚青春的人生之歌,當是在這種心情下吟出的。

  上闋三句,寫清泉寺幽雅的風光和環境。
山下小溪潺湲,岸邊的蘭草剛剛萌生嬌嫩的幼芽。
松林間的沙路,仿佛經過清泉沖刷,一塵不染,異常潔凈。
傍晚細雨瀟瀟,寺外傳來了杜鵑的啼聲。
這一派畫意的光景,滌去官場的惡濁,沒有市朝的塵囂。
它優美,潔凈,瀟灑……充滿詩的情趣,春的生機。
它爽人耳目,沁人心脾,誘發詩人愛悅自然、執著人生的情懷。

  環境啟迪,靈感生發。
于是詞人在下闋進發出使人感奮的議論。
這種議論不是抽象的,概念化的,而是即景取喻,以富有情韻的語言,攄寫有關人生的哲理。
“誰道”兩句,以反詰喚起:以借喻回答。
“人生長恨水長東”,光陰猶如晝夜不停的流水,匆匆向東奔駛,一去不可復返,青春對于人只有一次,正如古人所說:“花有重開日,人無再少時。
”這是不可抗拒的自然規律。
然而,在某種意義上講,人未始不可以老當益壯,自強不息的精神,往往能煥發出青春的光彩。
因此詞人發出令人振奮的議論:“誰道人生無再少?門前流水尚能西!”

  人們慣用“白發”、“黃雞”比喻世事匆促,光景催年,發出衰颯的悲吟。
白居易當年在《醉歌》中唱道:“誰道使君不解歌,聽唱黃雞與白日。
黃雞催曉丑時鳴,白日催年酉前沒。
腰間紅綬系未穩,鏡里朱顏看已失。
”杜甫也曾化用樂天詩,吟過“試呼自發感秋人,令唱黃雞催曉曲”之句。
此處作者反其意而用之,希望人們不要徒發自傷衰老之嘆。
“誰道人生無再少?”“休將白發唱黃雞!”這與另一首《浣溪沙》中所云“莫唱黃雞并白發”,用意相同。
應該說,這是不服衰老的宣言,這是對生活、對未來的向往和追求,這是對青春活力的召喚。
在貶謫生活中,能一反感傷遲暮的低沉之調,唱出如此催人自強的歌曲,這體現出蘇軾熱愛生活、曠達樂觀的性格。

yóu qí shuǐ qīng quán sì ,sì lín lán xī ,xī shuǐ xī liú 。
游蘄水清泉寺,寺臨蘭溪,溪水西流。
shān xià lán yá duǎn jìn xī ,sōng jiān shā lù jìng wú ní ,xiāo xiāo mù yǔ zǐ guī tí 。
(xiāo xiāo yī zuò :xiāo xiāo )
山下蘭芽短浸溪,松間沙路凈無泥,瀟瀟暮雨子規啼。
(瀟瀟 一作:蕭蕭)
shuí dào rén shēng wú zài shǎo ?mén qián liú shuǐ shàng néng xī !xiū jiāng bái fā chàng huáng jī 。
誰道人生無再少?門前流水尚能西!休將白發唱黃雞。

重過閶(chāng)門萬事非。
同來何事不同歸。
梧桐半死清霜后,頭白鴛鴦失伴飛。

閶門:蘇州城西門,此處代指蘇州。
何事:為什么。
梧桐半死:枚乘《七發》中說,龍門有桐,其根半生半死(一說此桐為連理枝,其中一枝已亡,一枝猶在),斫以制琴,聲音為天下之至悲,這里用來比擬喪偶之痛。
清霜后:秋天,此指年老。

原上草,露初晞(xī)。
舊棲新垅兩依依。
空床臥聽南窗雨,誰復挑燈夜補衣。

“原上草”二句,形容人生短促,如草上露水易干。
晞:干。
舊棲:舊居,指生者所居處。
新垅:新墳,指死者葬所。

1、陸林編注 宋詞 北京 :北京師范大學出版社 ,1992 :74-75
2、李靜 等 唐詩宋詞鑒賞大全集 北京 :華文出版社 ,2009 :253 1、劉乃昌 等 唐宋詞鑒賞辭典(唐·五代·北宋) 上海 :上海辭書出版社 ,1988 :730-731
1、李靜 等唐詩宋詞鑒賞大全集北京:華文出版社,2009:275-276

浣溪沙·游蘄水清泉寺賞析

游蘄水清泉寺,寺臨蘭溪,溪水西流。

山下蘭芽短浸溪,松間沙路凈無泥,瀟瀟暮雨子規啼。(瀟瀟 一作:蕭蕭)
誰道人生無再少?門前流水尚能西!休將白發唱黃雞。

  東坡為人胸襟坦蕩曠達,善于因緣自適。他因詩中有所謂“譏諷朝廷”語,被羅織罪名入獄,“烏臺詩案”過后,于公元1080年(元豐三年)二月貶到黃州。初時雖也吟過“飲中真味老更濃,醉里狂言醒可怕”(《定惠院寓居月夜偶出》)那樣惴惴不安的詩句,但當生活安頓下來之后,樵夫野老的幫助,親朋故舊的關心,州郡長官的禮遇,山川風物的吸引,促使他撥開眼前的陰霾,敞開了超曠爽朗的心扉。這首樂觀的呼喚青春的人生之歌,當是在這種心情下吟出的。

  上闋三句,寫清泉寺幽雅的風光和環境。山下小溪潺湲,岸邊的蘭草剛剛萌生嬌嫩的幼芽。松林間的沙路,仿佛經過清泉沖刷,一塵不染,異常潔凈。傍晚細雨瀟瀟,寺外傳來了杜鵑的啼聲。這一派畫意的光景,滌去官場的惡濁,沒有市朝的塵囂。它優美,潔凈,瀟灑……充滿詩的情趣,春的生機。它爽人耳目,沁人心脾,誘發詩人愛悅自然、執著人生的情懷。

  環境啟迪,靈感生發。于是詞人在下闋進發出使人感奮的議論。這種議論不是抽象的,概念化的,而是即景取喻,以富有情韻的語言,攄寫有關人生的哲理?!罢l道”兩句,以反詰喚起:以借喻回答?!叭松L恨水長東”,光陰猶如晝夜不停的流水,匆匆向東奔駛,一去不可復返,青春對于人只有一次,正如古人所說:“花有重開日,人無再少時?!边@是不可抗拒的自然規律。然而,在某種意義上講,人未始不可以老當益壯,自強不息的精神,往往能煥發出青春的光彩。因此詞人發出令人振奮的議論:“誰道人生無再少?門前流水尚能西!”

  人們慣用“白發”、“黃雞”比喻世事匆促,光景催年,發出衰颯的悲吟。白居易當年在《醉歌》中唱道:“誰道使君不解歌,聽唱黃雞與白日。黃雞催曉丑時鳴,白日催年酉前沒。腰間紅綬系未穩,鏡里朱顏看已失?!倍鸥σ苍脴诽煸?,吟過“試呼自發感秋人,令唱黃雞催曉曲”之句。此處作者反其意而用之,希望人們不要徒發自傷衰老之嘆?!罢l道人生無再少?”“休將白發唱黃雞!”這與另一首《浣溪沙》中所云“莫唱黃雞并白發”,用意相同。應該說,這是不服衰老的宣言,這是對生活、對未來的向往和追求,這是對青春活力的召喚。在貶謫生活中,能一反感傷遲暮的低沉之調,唱出如此催人自強的歌曲,這體現出蘇軾熱愛生活、曠達樂觀的性格。

1、劉乃昌 等 唐宋詞鑒賞辭典(唐·五代·北宋) 上海 :上海辭書出版社 ,1988 :730-731

相關推薦

  • 蘇軾
  • 寫景
  • 浣溪沙
  • 宋詞三百首
  • 哲理
  • 感嘆
  • 小學古詩
  • 人生
国内真实愉拍系列在线|2021精品亚洲中文字幕|久久免费福利视频|日本阿v免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