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二十七日望湖樓醉書

作者: 宋代    蘇軾

黑云翻墨未遮山,白雨跳珠亂入船。
卷地風來忽吹散,望湖樓下水如天。

hēi yún fān mò wèi zhē shān ,bái yǔ tiào zhū luàn rù chuán 。 黑云翻墨未遮山,白雨跳珠亂入船。
juàn dì fēng lái hū chuī sàn ,wàng hú lóu xià shuǐ rú tiān 。 卷地風來忽吹散,望湖樓下水如天。

提示:拼音為程序生成,因此多音字的拼音可能不準確。

六月二十七日望湖樓醉書作者: 蘇軾

簡介 詩詞 蘇軾

蘇軾,(1037年1月8日-1101年8月24日)字子瞻、和仲,號鐵冠道人、東坡居士,世稱蘇東坡、蘇仙,漢族,眉州眉山(四川省眉山市)人,祖籍河北欒城,北宋著名文學家、書法家、畫家,歷史治水名人。蘇軾是北宋中期文壇領袖,在詩、詞、散文、書、畫等方面取得很高成就。文縱橫恣肆;詩題材廣闊,清新豪健,善用夸張比喻,獨具風格,與黃庭堅并稱“蘇黃”;詞開豪放一派,與辛棄疾同是豪放派代表,并稱“蘇辛”;散文著述宏富,豪放自如,與歐陽修并稱“歐蘇”,為“唐宋八大家”之一。蘇軾善書,“宋四家”之一;擅長文人畫,尤擅墨竹、怪石、枯木等。與韓愈、柳宗元和歐陽修合稱“千古文章四大家”。作品有《東坡七集》《東坡易傳》《東坡樂府》《瀟湘竹石圖卷》《古木怪石圖卷》等。

六月二十七日望湖樓醉書譯文

黑云翻墨未遮山,白雨跳珠亂入船。
烏云上涌,就如墨汁潑下,卻又在天邊露出一段山巒,明麗清新,大雨激起的水花如白珠碎石,飛濺入船。

卷地風來忽吹散,望湖樓下水如天。
忽然間狂風卷地而來,吹散了滿天的烏云,而那西湖的湖水碧波如鏡,明媚溫柔。

放生魚鱉逐人來,無主荷花到處開。
放生出去的魚鱉追趕著人們來,到處都開著不知誰種的荷花。

水枕能令山俯仰,風船解與月裴回。
躺在船里的枕席上可以覺得山在一俯一仰地晃動,飄蕩在風里的船也知道和月亮徘徊留連不已。

烏菱白芡不論錢,亂系青菰裹綠盤。
湖里生長的烏菱和白芡不用論錢,水中的雕胡米就像包裹在綠盤里。

忽憶嘗新會靈觀,滯留江海得加餐。
忽然回憶起在會靈觀嘗食新谷之事,如要滯留在江海之上需多進飲食,保重身體啊。

獻花游女木蘭橈,細雨斜風濕翠翹。
蘭舟上的采蓮女把湖上的荷花采下來送給游人,在細雨斜風里,她們頭上的翠翹被打濕。

無限芳洲生杜若,吳兒不識楚辭招。
芳草叢生的小洲上長滿了香草,這些采蓮女又如何能一一認識?

未成小隱聊中隱,可得長閑勝暫閑。
做不到隱居山林,暫時先做個閑官吧,這樣尚可得到長期的悠閑勝過暫時的休閑。

我本無家更安往,故鄉無此好湖山。
我本來就沒有家,不安身在這里又能到哪里去呢?何況就算是故鄉,也沒有像這里這樣優美的湖光山色。

1、陳邇冬蘇軾詩選(第二版)北京:人民文學出版社,1984:59-60
2、錢鐘書宋詩選注北京: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2002:104
3、繆鉞 等宋詩鑒賞辭典上海:上海辭書出版社,1987:337-339

六月二十七日望湖樓醉書注釋

黑云翻墨未遮山,白雨跳珠亂入船。

翻墨:打翻的黑墨水,形容云層很黑。
遮:遮蓋,遮擋。
白雨:指夏日陣雨的特殊景觀,因雨點大而猛,在湖光山色的襯托下,顯得白而透明。
跳珠:跳動的水珠(珍珠),用“跳珠”形容雨點,說明雨點大,雜亂無序。

卷地風來忽吹散,望湖樓下水如天。

卷地風來:指狂風席地卷來。
忽:突然。
水如天:形容湖面像天空一般開闊而且平靜。

放生魚鱉(biē)逐人來,無主荷花到處開。

放生魚鱉:北宋時杭州的官吏曾規定西湖為放生地,不許人打魚,替皇帝延壽添福。

水枕(zhěn)能令山俯仰,風船解與月裴(péi)回。

水枕:等于“載在水面的枕席”。
風船:指的是“飄蕩在風里的船”。
裴回:即徘徊。

烏菱白芡(qiàn)不論錢,亂系青菰(gū)裹綠盤。

烏菱:指老菱。
菱角老則殼黑,故名。
芡:大型水生植物。
青菰:俗稱茭白。
生于河邊、沼澤地。
可作蔬菜。
其實如米,稱雕胡米,可作飯。

忽憶嘗新會靈觀,滯留江海得加餐。

嘗新:古代于孟秋以新收獲的五谷祭祀祖先,然后嘗食新谷。

獻花游女木蘭橈(ráo),細雨斜風濕翠翹。

游女:出游的女子。
這里指采蓮女。
木蘭橈:常用為船的美稱,并非實指木蘭木所制。
橈:劃船的槳,這里指小船。
翠翹:古代婦女首飾的一種,狀似翠鳥尾上的長羽,故名。

無限芳洲生杜若,吳兒不識楚辭招。

芳洲:芳草叢生的小洲。
杜若:香草名。
多年生草本,高一二尺。
葉廣披針形,味辛香。
吳兒:指吳地之人,這里也代指采蓮女。
吳地,指現中國長江下游南岸一帶地域的一個總稱。

未成小隱聊中隱,可得長閑勝暫閑。

小隱:謂隱居山林。
中隱:指閑官。

我本無家更安往,故鄉無此好湖山。

1、陳邇冬蘇軾詩選(第二版)北京:人民文學出版社,1984:59-60
2、錢鐘書宋詩選注北京: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2002:104

六月二十七日望湖樓醉書賞析

黑云翻墨未遮山,白雨跳珠亂入船。
卷地風來忽吹散,望湖樓下水如天。

放生魚鱉逐人來,無主荷花到處開。
水枕能令山俯仰,風船解與月裴回。

烏菱白芡不論錢,亂系青菰裹綠盤。
忽憶嘗新會靈觀,滯留江海得加餐。

獻花游女木蘭橈,細雨斜風濕翠翹。
無限芳洲生杜若,吳兒不識楚辭招。

未成小隱聊中隱,可得長閑勝暫閑。
我本無家更安往,故鄉無此好湖山。

  第一首詩第一句寫云:黑云像打翻了的黑墨水,還未來得及把山遮住。中把烏云比作“翻墨”,形象逼真。第二句寫雨:白亮亮的雨點落在湖面濺起無數水花,亂紛紛地跳進船艙。用“跳珠”形容雨點,有聲有色。一個“未”字,突出了天氣變化之快;一個“跳”字,一個“亂”字,寫出了暴雨之大,雨點之急。第三句寫風:猛然間,狂風席卷大地,吹得湖面上剎時雨散云飛?!昂觥弊钟玫檬州p巧,卻突出天色變化之快,顯示了風的巨大威力。最后一句寫天和水:雨過天晴,風平浪息,詩人舍船登樓,憑欄而望,只見湖面上無入水,水映天,水色和天光一樣的明凈,一色的蔚藍。風呢?云呢?統統不知哪兒去了,方才的一切好像全都不曾發生似的。

  詩人蘇軾先在船中,后在樓頭,迅速捕捉住湖上急劇變化的自然景物:云翻、雨瀉、風卷、天晴,寫得有遠有近,有動有靜,有聲有色,有景有情,令人讀來油然產生一種身臨其境的感覺——仿佛自己也在湖心經歷了一場突然來去的陣雨,又來到望湖樓頭觀賞那水天一色的美麗風光。詩用“翻墨”寫出云的來勢,用“跳珠”描繪雨的特點,說明是驟雨而不是久雨?!拔凑谏健笔求E雨才有的景象;“卷地風”說明雨過得快的原因,都是如實描寫,卻分插在第一、第三句中,彼此呼應,烘托得好。最后用“水如天”寫一場驟雨的結束,又有悠然不盡的情致。句中又用“白雨”和“黑云”映襯,用“水如天”和“卷地風”對照,用“亂入船“與“未遮山”比較,都顯出作者構思時的用心。

  此詩描繪了望湖樓的美麗雨景。好的詩人善于捕捉自己的靈感,此詩的靈感可謂突現于一個“醉”字上。醉于酒,更醉于山水之美,進而激情澎湃,才賦成即景佳作。才思敏捷的詩人用詩句捕捉到西子湖這一番別具風味的“即興表演”,繪成一幅“西湖驟雨圖”。烏云驟聚,大雨突降,傾刻又雨過天晴,水天一色。又是山,又是水,又是船,這就突出了泛舟西湖的特點。其次,作者用“黑云翻墨”,“白雨跳珠”形成強烈的色彩對比,給人以很強的質感。再次,用“翻墨”寫云的來勢,用“跳珠”描繪雨點飛濺的情態,以動詞前移的句式使比喻運用得靈活生動卻不露痕跡。而“卷地風來忽吹散,望湖樓下水如天”兩句又把天氣由驟雨到晴朗前轉變之快描繪得令人心清氣爽,眼前陡然一亮,境界大開。

  第二首詩是寫乘船在湖中巡游的情景。北宋時,杭州西湖由政府規定作為放生池。王注引張栻的話說:“天禧四年(指1020年),太子太保判杭州王欽若奏:以西湖為放生池,‘禁捕魚鳥,為人主祈福?!边@是相當于現代的禁捕禁獵區;所不同的,只是從前有人賣魚放生,還要弄個“祈?!钡拿昧T了。西湖既是禁捕區,所以也是禁植區,私人不得占用湖地種植。詩的開頭,就寫出這個事實。那些被人放生、自由成長的魚鱉之類,不但沒有受到人的威脅,反而受到人的施與,游湖的人常常會把食餌投放水里,引那些小家伙圍攏來吃。便是不去管它們,它們憑著條件反射,也會向人追趕過來。至于滿湖的荷花,也沒有誰去種植,自己憑著自然力量生長,東邊一叢,西邊一簇,自開自落,反而顯示出一派野趣。

  然而此詩的趣味卻在后面兩句?!八砟芰钌礁┭觥薄奖緛硎遣荒芨┭龅?,杜甫有“風雨不動安如山”(《茅屋為秋風所破歌》)的句子,杜牧也有“古訓屹如山”(《池州送孟遲》)的說法,蘇軾卻偏要說“山俯仰”。詩人認為,山是能俯仰的,理由就在“水枕”。所謂“水枕”,就是枕席放在水面上。準確地說,是放在船上。船一顛擺,躺在船上的人就看到山的一俯一仰。這本來并不出奇,許多人都有過這種經驗。問題在于詩人把“神通”交給了“水枕”,如同這個“水枕”能有絕大的神力,足以把整座山顛來倒去。這樣的構思,就顯出了一種妙趣來。

  “風船解與月裴回”——同樣是寫出一種在船上泛游的情趣。湖上刮起了風,小船隨風飄蕩。這也是常見的,不足為奇。人們坐在院子里抬頭看月亮,月亮在云朵里慢慢移動,就像在天空里徘徊。因此李白說:“我歌月徘徊,我舞影零亂?!保ā对孪陋氉谩罚┻@也不算新奇。不同的地方是,蘇軾把船的游蕩和月的徘徊輕輕牽攏,拉到一塊來,那就生出了新意。船在徘徊,月也在徘徊,但詩人不知是月亮引起船的徘徊,還是船兒逗得月亮也欣然徘徊起來。詩人想,如果是風的力量使船在水上徘徊,那又是什么力量讓月亮在天上徘徊呢?還有,這兩種徘徊,到底是相同呢還是不同呢?他把“船”和“月”兩種“徘徊”聯系起來,就產生了許多問題,其中包含了一些哲理,他要定下神來,好好想一想。所以說,詩句寫得饒有情趣。

  第四首詩首句中的“游女”當是采蓮女。因為從這一組五首詩看,蘇軾應該始終都在望湖樓上,所以木蘭橈上的該是“游女”。旁人不可能跳到水里給她們獻花。倒是她們近水樓臺,可以采了荷花獻給別人。所以這第一句是寫“游女”們獻花給游客。水里采花的“游女”,應該就是采蓮女了。天上下雨了,采蓮女在湖中,首飾未免被打濕了?!盁o限芳洲生杜若”,屈原在《湘夫人》里有寫過“搴汀洲兮杜若”,杜若代指各種香草。而“香草美人”是楚辭中最重要的意象,倒推可知,楚辭招在這里就是代指“香草”?!皡莾翰蛔R楚辭招”,是感慨采蓮女不認識《楚辭》中的各種香草。杜甫《歸夢》詩中有“夢歸歸未得,不用楚辭招”之句,“不用楚辭招”切合“有家難回”之意,與這里的“楚辭招”的意思完全不同。

1、繆鉞 等宋詩鑒賞辭典上海:上海辭書出版社,1987:337-339

相關推薦

  • 蘇軾
  • 寫雨
  • 寫風
  • 夏天
国内真实愉拍系列在线|2021精品亚洲中文字幕|久久免费福利视频|日本阿v免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