凜凜歲云暮

作者: 當代    佚名


凜凜歲云暮,螻蛄夕鳴悲。
涼風率已厲,游子寒無衣。
錦衾遺洛浦,同袍與我違。
獨宿累長夜,夢想見容輝。
良人惟古歡,枉駕惠前綏。
愿得常巧笑,攜手同車歸。
既來不須臾,又不處重闈。
亮無晨風翼,焉能凌風飛?
眄睞以適意,引領遙相睎。
徙倚懷感傷,垂涕沾雙扉。


lǐn lǐn suì yún mù ,lóu gū xī míng bēi 。凜凜歲云暮,螻蛄夕鳴悲。
liáng fēng lǜ yǐ lì ,yóu zǐ hán wú yī 。涼風率已厲,游子寒無衣。
jǐn qīn yí luò pǔ ,tóng páo yǔ wǒ wéi 。錦衾遺洛浦,同袍與我違。
dú xiǔ lèi zhǎng yè ,mèng xiǎng jiàn róng huī 。獨宿累長夜,夢想見容輝。
liáng rén wéi gǔ huān ,wǎng jià huì qián suí 。良人惟古歡,枉駕惠前綏。
yuàn dé cháng qiǎo xiào ,xié shǒu tóng chē guī 。愿得常巧笑,攜手同車歸。
jì lái bú xū yú ,yòu bú chù zhòng wéi 。既來不須臾,又不處重闈。
liàng wú chén fēng yì ,yān néng líng fēng fēi ?亮無晨風翼,焉能凌風飛?
miǎn lài yǐ shì yì ,yǐn lǐng yáo xiàng xī 。眄睞以適意,引領遙相睎。
xǐ yǐ huái gǎn shāng ,chuí tì zhān shuāng fēi 。徙倚懷感傷,垂涕沾雙扉。

提示:拼音為程序生成,因此多音字的拼音可能不準確。

凜凜歲云暮作者: 佚名

凜凜歲云暮譯文

凜凜歲云暮,螻蛄夕鳴悲。
寒冷的歲末,百蟲非死即藏,那螻蛄徹夜鳴叫而悲聲不斷。

涼風率已厲,游子寒無衣。
冷風皆已吹得凜冽刺人,遙想那游子居旅外地而無寒衣。

錦衾遺洛浦,同袍與我違。
結婚定情后不久,良人便經商求仕遠離家鄉。

獨宿累長夜,夢想見容輝。
獨宿于長夜漫漫,夢想見到親愛夫君的容顏。

良人惟古歡,枉駕惠前綏。
夢中的夫君還是殷殷眷戀著往日的歡愛,夢中見到他依稀還是初來迎娶的樣子。

愿得常巧笑,攜手同車歸。
但愿此后長遠過著歡樂的日子,生生世世攜手共度此生。

既來不須臾,又不處重闈。
夢中良人歸來沒有停留多久,更未在深閨同自己親熱一番,一剎那便失其所在。

亮無晨風翼,焉能凌風飛?
只恨自己沒有鷙鳥一樣的雙翼,因此不能凌風飛去,飛到良人的身邊。

眄睞以適意,引領遙相睎。
在無可奈何的心情中,只有伸長著頸子遠望寄意,聊以自遺。

徙倚懷感傷,垂涕沾雙扉。
只有倚門而倚立,低徊而無所見,內心感傷,不禁淚流滿面。

參考資料:

1、郭茂倩編 崇賢書院釋譯.樂府詩集.北京:新世界出版社,2014:302-303

凜凜歲云暮注釋

(lǐn)凜歲云暮,螻(lóu)(gū)夕鳴悲。

凜凜:言寒氣之甚。
凜,寒也。
云:語助詞,“將”的意思。
螻蛄:害蟲,夜喜就燈光飛鳴,聲如蚯蚓。
夕:一作”多”。
鳴悲:一作“悲鳴”。

涼風率已厲,游子寒無衣。

率:大概的意思。
一說都的意思。
厲:猛烈。

錦衾(qīn)遺洛浦,同袍與我違。

錦衾:錦緞的被子。
同袍:猶“同衾”。
古用于夫妻間的互稱。

獨宿累長夜,夢想見容輝。

累:積累,增加。
容輝:猶言容顏。
指下句的“良人”。

良人惟古歡,枉駕惠前綏(suí)。

良人:古代婦女對丈夫的尊稱。
惟古歡:猶言念舊情。
惟,思也。
古,故也。
歡,指歡愛的情感。
枉駕:是說不惜委曲自己駕車而來。
枉,屈也。
惠:賜予的意思。
綏:挽人上車的繩索。
結婚時,丈夫駕著車去迎接妻子,把緩授給她,引她上去。

愿得常巧笑,攜手同車歸。

常:一作“長”。
巧笑:是婦女美的一種姿態,出自《詩經·衛風·碩人》。
這里是對丈夫親昵的表示。

既來不須臾(yú),又不處重闈(wéi)。

來:指”良人“的入夢。
不須臾:沒有一會兒。
須臾,指極短的時間。
重闈:猶言深閨。
闈,閨門。

亮無晨風翼,焉能凌風飛?
亮:信也。
晨風:一作“鷐風”,即鸇鳥,飛得最為迅疾,最初見于《毛詩》,而《古詩十九首》亦屢見。
焉:怎么。

(miǎn)(lài)以適意,引領遙相睎(xī)。

眄睞:斜視,斜睨。
適意:猶言遺懷。
適,寬慰的意思。
引領:伸著頸子,凝神遠望的形象。
睎:遠望,眺望。

徙倚懷感傷,垂涕沾雙扉(fēi)。

徙倚:徘徊,來回地走。
沾:濡濕。
扉:門扇。

1、郭茂倩編 崇賢書院釋譯樂府詩集北京:新世界出版社,2014:302-303

凜凜歲云暮賞析

凜凜歲云暮,螻蛄夕鳴悲。
涼風率已厲,游子寒無衣。
錦衾遺洛浦,同袍與我違。
獨宿累長夜,夢想見容輝。
良人惟古歡,枉駕惠前綏。
愿得常巧笑,攜手同車歸。
既來不須臾,又不處重闈。
亮無晨風翼,焉能凌風飛?
眄睞以適意,引領遙相睎。
徙倚懷感傷,垂涕沾雙扉。

  此詩凡二十句,支、微韻通押,一韻到底。詩分五節,每節四句,層次分明。

  第一層的四句從時序寫起。歲既云暮,百蟲非死即藏,故螻蛄夜鳴而悲。涼風已厲,思婦以己度人,想到了遠在他鄉的游子(丈夫)無御寒之衣。這四句完全是寫實,一無虛筆。涼風之厲,螻蛄之鳴,皆眼前所聞見之景,而言“率”者,到處皆然也。這兒天冷了,遠在他鄉的游子也該感到要過冬了,這是由此及彼。在寫作上,詩人通過視覺、觸覺和聽覺,不但突出了寒冷的到來,而且也由此想到遠在他鄉的漂泊不歸的游子(丈夫)。

  然后第二節乃從游子聯想到初婚之時,則由今及昔也?!板\衾遺洛浦”是活用洛水宓妃典故,指男女定情結婚;“同袍”出于《詩經·秦風·無衣》,原指同僚,舊說亦指夫婦?!板\衾”二句是說結婚定情后不久,良人便離家遠去。這是“思”的起因。至于良人何以遠別,詩中雖未明言,但從“游子寒無衣”一句已可略窺端倪。在東漢末葉,不是求仕便是經商,乃一般游子之所以離鄉北井之主因??梢娏既酥畻壖疫h游亦自有其苦衷。朱筠《古詩十九首說》云:“至于同袍違我,累夜過宿,誰之過歟?”意謂這并非良人本意,他也不愿離家遠行。惟游子之遠行并非詩人所要表白的風客。

  自“獨宿”以下乃入相思本題。正因為自己“獨宿”而累經長夜,以見相別之久而相愛之深也(她一心惦記著他在外“寒無衣”,就是愛之深切的表現),故寄希望于“夢想見容輝”矣。這一句只是寫主人公的主觀愿望,到下一節才正式寫夢境。

  第三節專寫夢境?!拔?,思也;“古”,故也。故歡,舊日歡好。夢中的丈夫也還是殷殷眷戀著往日的歡愛,她在夢中見到他依稀仍是初來迎娶的樣子?!抖Y記·婚義》:“降,出御歸車,而婿授綏,御輪三周?!庇帧督继匦浴罚骸靶鲇H御授綏,親之也?!薄敖棥笔峭煲缘擒嚨乃髯?,“惠前綏”,指男子迎娶時把車綏親處遞到女子手里?!霸傅谩眱删溆悬c倒裝的意思,“長巧笑”者,女為悅己者容的另一說法,意謂被丈夫迎娶攜手同車而歸,但愿此后長遠過著快樂的日子,而這種快樂的日子乃是以女方取悅于良人贏得的。這是夢中景,卻有現實生活為基礎,蓋新婚的經歷對青年男女來說,長存于記憶中者總是十分美好的??上r至今日,已成為使人流連的夢境了。

  第四節語氣接得突兀,有急轉直下的味道,而所寫卻是主人公乍從夢境中醒來那種恍恍惚惚的感受,半嗔半詫,似寤不迷。意思說好夢不長,良人歸來既沒有停留多久(“不須臾”者,猶現代漢語之“沒有多久”、“不一會兒”),更未在深閨中(所謂“重闈”)同自己親昵一番,一剎那便失其所在。這時才憬然驚察,原是一夢,于是以無可奈何的語氣慨嘆道:“只恨自己沒有晨風一樣的雙翼,因此不能凌風飛去,追尋良人的蹤跡?!边@是百無聊賴之辭,殆從《詩經·邶風·柏舟》“靜言思之,不能奮飛”語意化出,妙在近于說夢話,實為神來之筆,而不得以通常之比興語視之也。

  這是否一首怨詩,歷來有所爭議。若論詩中的思婦對“良人”的態度,與其說是“怨”,寧說因“思”極而成“夢”,更多的是“感傷”之情。當然,怨與傷相去不過一間,傷極亦即成怨。但漢代文人詩已接受“詩都”熏陶,此詩尤得溫柔敦厚之旨,故此詩意雖憂傷之至而終不及于怨。這在《古詩十九首》中確是出類拔萃之作。

  前人對最末一節的前兩句略有爭議。據胡克家《文選考異》云:“六臣本校云:‘善(指李善注本)無此二句?!嘶蛴缺拘L?。但依文義,恐不當有?!边@兩句不惟應當有,而且有承上啟下之妙用,正自缺少不得?!斑m意”亦有二解,一種是適己之意。如陳祚明《采菽堂古詩選》云:“眄睞以適意,猶言遠望可以當歸,無聊之極思也?!绷硪环N是指適良人之意,如五臣呂延濟及吳淇《選詩定論》之說大抵旨謂后者。此承上文“長巧笑”意,指夢中初見良俚的顧盼眼神,亦屬總結上文之語。蓋夢中既見良人,當然從眼波中流露了無限情思,希望使良人歡悅適意;不料稍留即逝,夢醒人杳,在自己神智漸漸恢復之后,只好“引領遙相睎”,大有“落月滿屋梁,猶疑照顏色”(杜甫《夢李白》)的意思,寫女子之由思極而夢,由暫夢而驟醒,不惟神情可掬,抑且層次分明。最終乃點出結局,只有“徙倚懷感傷,垂涕沾雙扉”了,而全詩至此亦搖曳而止,情韻不匱。這后四句實際是從眼神作文章,始而“眄睞”,繼而“遙睎”,終于“垂涕”,短短四句,主人公感情的變化便躍然紙上,卻又寫得質樸自然,毫無矯飾。

參考資料:

1、吳小如 等.漢魏六朝詩鑒賞辭典.上海:上海辭書出版社,1992:159-161

相關推薦

  • 佚名
  • 古詩三百首
  • 抒情
  • 古詩十九首
  • 敘夢
国内真实愉拍系列在线|2021精品亚洲中文字幕|久久免费福利视频|日本阿v免视频